【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從山之變到村之變

2019年05月13日 11:29 | 來源:內蒙古新聞廣播

朋朋十三水赢牌技巧 www.qfres.icu

    赤峰市林西縣七合堂村是國家級貧困縣的貧困村,兩座大山一道溝是這里的真實寫照。30年前,這里荒山禿嶺,水土流失嚴重,很多村民背井離鄉。30年后,綠色的“沙果寶貝”在這里安了家,荒山變綠,村民回家。而這一切的改變都要從一起摸著石頭過河的嘗試說起。

    從林西縣向西40分鐘的車程就到達了七合堂村,一路都是柏油路。山里剛下過雨,空氣里滿滿的水氣,十分舒爽。

1

    向山坡遠望,密密的樹木一眼望不到邊。時值4月,樹木開始吐芽,有了淡淡的綠色。村子東邊不到30公里就是天拜山飲料廠,2014年公司投資8700萬落戶到這里,看重的就是這漫山遍野的“沙果寶貝”。

2

3

當年種果樹場景

    天拜山飲品有限責任公司工作人員劉雪晶:我們一共有五個口味的,沙果、沙棘、藍莓、山里紅還有蔓越莓?;舊顯勖侵鼙咧值惱廡┕?。這邊沙果、沙棘是特色嘛,也為我們原材料供應這方面還是有很大的幫助。

    記者:到了豐收的時候咱們都去收嗎?

    劉雪晶:對對。我們的員工大部分都是當地的村民。咱們這個廠到現在為止帶動貧困戶428戶,為他們人均增收每年3000多元。

4

    今年64歲,土生土長的七合堂村村民王儒春回憶,以前下大雨,村民都害怕。在上世紀90年代這里是名副其實的窮鄉僻壤。全村200多戶人家養羊種地過日子。過度砍伐、超載放牧,造成了嚴重水土流失。 

5

過去的七合堂村

6

    王儒春:生態那以前在山上就只有山雀、麻雀,荒山禿嶺的,原先在這營子里住的一發水都嚇的人不敢在屋子里呆著。

    邊振廷:當時一開始就是靠種地,種點兒莜麥、麥子、玉米,這地方不就是山坡地兒嘛。

    記者:產量怎么樣?

    邊振廷:那前兒產量常產是40來公斤,七八十斤,也就剛夠吃的 。

    改變開始于1991年,那年,村民邊振廷被全村人推選為村支書。

7

    邊振廷:當時我是大隊會計,一遭自然災害顆粒無收,拉下饑荒幾年還不上。想當個大隊干部就得落實的干,起碼弄個果園能有點招,我又專業學歷兩年林果業,回來想弄個果園吧??醋啪瞇б嬤鸞ジ吡?,老百姓看到就跟上種果樹了,把耕地都調到一塊。

    帶頭種樹。1986年,邊振廷第一個在村里開辟了果園摸索著開始種植經濟林,頭一年搞了20多個品種、100多畝林子。1989年他帶領村們沿河筑起了堤壩,栽上了果樹。1992年,村里的山杏大豐收。由于杏山為集體所有,不等杏子成熟,家家戶戶上山瘋搶,山坡一片狼藉。三年的辛苦換來一片狼藉,那一天,邊振廷坐在山坡上抽了一地的煙。

8

9

    1993年春節剛過,七合堂村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劃分荒山,承包到戶,實施封山禁牧。

    在邊振廷帶領下七合堂村人創造了很多林西縣乃至內蒙古第一:率先全面實現封山禁牧;第一個實施荒山、土地、林地的使用權流轉;第一個嘗試林權制度改革,實現有山必有權…...

    為了將荒山變綠,讓村民變富,早些年邊振廷帶頭去外地運輸良種樹苗吃盡苦頭。

10

現在的七合堂村

    邊振廷:當時弄果園也特比難,那出去進苗子,上商都進苗子,差點兒凍死在商都,裝上車,車壞了,哎呀,那凍的把人。

    即便困難重重,但“誰承包,誰治理,誰管護,誰受益。”的機制,還是讓七合堂的村民熱情高漲。大家集思廣益引進新品種,學習種植技術,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锨一鎬,20多個春夏秋冬,終于讓荒山禿嶺重現草木蔥蘢,山花爛漫。2016年,七合堂村作第一個從林西縣退出國家級貧困村。成為了自治區唯一的全國生態文明村。

    4月末,正是栽樹種林的時節,記者在村里看到拉運樹苗、收拾果園的村民們忙得不亦樂乎。如今,全村388戶,808人種植果樹面積達到6000多畝,沙棘、沙果這些沙果寶貝,讓村民的人均收入從不足1800元增加到1萬8千元。實現了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的共贏。

記者手記

整圖

[編輯:王秉姣]
分享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