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白二爺沙壩治沙十八年零兩個月 雖然現在退休了 但他說——只要有機會 我還會參與到綠化工作中去

2019年04月15日 08:24 | 來源:呼和浩特晚報

朋朋十三水赢牌技巧 www.qfres.icu

QQ截圖20190415075436

    白二爺沙壩位于和林縣南部的渾河與古力半幾河之間,上世紀八十年代前,這里是和林格爾縣境內風沙災害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后來,經過當地治沙隊員不懈努力,這里沙海變綠洲,成了很多人盛夏避暑的勝地。在白二爺沙壩治沙過程中,總是有很多故事讓人回味感動,治沙隊員們同甘共苦與風沙作戰的日子,更是留給后人以鼓舞和精神財富。

QQ截圖20190415075637

    1982年的一個夏天,李俊加入了白二爺治沙專業隊。

    一開始,由于年輕,加之當時聽說治沙很辛苦,所以他并不是很想去種樹。村里用抓鬮的辦法來決定誰去植樹,抓到誰誰就上山種樹,一個月后再換人。這樣,李俊成為了一名治沙隊員。

    “畢竟是剛開始治沙,都沒啥經驗。我們當時最大的問題是工地缺水,人們飲用水都難搞到。”回憶起那段日子,李俊甚至覺得那“簡直不是人過得日子”。他說有一次工地沒水了,找遍了附近水源地,才找到一個水溝,可是他們沒有任何找到水的喜悅,因為水溝里的水在烈日下發出陣陣惡臭,根本沒法喝。如果喝不上水,工地里的隊員們就沒法繼續干活,該咋辦呢?

    當時,治沙隊很多人想了各種辦法,都無濟于事。李俊則盯著水溝很久之后,突然腦袋靈光一閃,一拍大腿,有雜質過濾一下不就可以了嗎?于是,他找來幾個隊員,挖了一些干凈的細沙,開始用沙子過濾水溝里的水。大約花費了一中午時間,終于有了過濾后的水,他嘗了下,味道還可以,而且也沒了臭味。這樣,當時缺水的困境也就迎刃而解了。

    而類似這樣的困難,在當時還有不少。由于地處荒涼,6號山的天氣,說變就變。有一天中午,隊員們都在地里栽樹栽得熱火朝天,沒任何預兆地天空突降冰雹,并裹挾著大風。

    “當時冰雹最大的有雞蛋那么大,打在人身上生疼。但是種樹的過程并沒有打斷,我們還得做好?;すぷ?。”李俊說,等到風停雨住,人們幾乎全身都濕透了,剛種好的樹苗也都橫七豎八倒地了,面對著一片狼藉的場景,隊員們只能相視苦笑。

QQ截圖20190415075735

    在沙壩的日子,也有歡樂的時光。

    在專業隊里,高中畢業的李俊算是知識青年,一向愛好音樂的李俊上山第一件事就是創作了一首治沙隊隊歌。

    “我們是專業隊的年輕人,有一顆為革命火熱的心……響應號召,征服自然……治不住那個白二爺沙壩,絕不下山……”在接受采訪時,李俊哼起了這首歌。他說,為了不讓隊員們的日子過得那么枯燥,他用休息時間,自己譜寫了一首歌《我們是專業隊的年輕人》。明快的節奏,朗朗上口的歌詞,一下子將他的記憶拉回到1982年的那個夏天。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李俊與一百多個同齡人起早貪黑跟老天爺較上了勁。

    夏秋季節植樹忙,冬天里他們就進行培訓。

    “當時隊里專門請了內蒙古大學農業林業方面的老師,來給我們上課。主要是對生態建設方面的內容進行普及,因為我們都年輕,沒啥治沙經驗,所以就跟著老師們學到不少理論知識。”李俊說,就這樣,培訓了大概四五個年頭,從里面也學到了很多。白二爺沙壩地質特殊,所以種樹要因地制宜,適地適樹。

    “迎風面要種哪些樹容易成活?背風面哪些樹更適宜生長?喬木、灌木、闊葉林怎么種?怎么才能讓樹木更大程度固沙?這些都是從那些專家那里學到的,特別實用。”李俊后來將這些學到的知識運用到治沙實踐中,總結了一套自己的種樹理念。“前擋后拉、四面包圍、中間開花”說的是種樹要會用樹擋風,喬灌結合成活率更高效果更好。

QQ截圖20190415075821

    一開始去的那幾年,李俊親身體會了沙壩的風沙有多大。“小風難睜眼,大風要點燈”,黃風忽土的天氣幾乎天天上演。而李俊談起最早進入治沙站,還和自己的老母親的鼓舞和教誨有關。

    “我父親去世早,家里當時還有老母親在,已經70多歲了,我去治沙,她就得自己照顧自己。我們那地方缺水,每次喝水都得去一里外的井里挑水,我一個月才能回一次家,母親的飲用水經常短缺。所以,我當時真的是有過要放棄治沙的念頭。”在回憶起這段往事,李俊說自己總會百感交集。

    對于李俊的情況,隊里知道后,給當地放羊的一個月一元錢,讓幫忙給李俊家挑水。同時,李俊的母親得知兒子的想法后,堅決不讓他回家。“我母親說自己嫁過來這地方就黃沙多,白天還要點燈,如果能治住沙,就去治,家里不用我操心。”說到這些,李俊聲音有些哽咽,后來,沙治住了,母親也很高興??墑?,也正是因為自己參與治沙太忙,留下了遺憾。母親由于患了白內障,眼睛看不見,沒能親眼見到他治沙的成果,這讓他感到很難過。也正因為母親的鼓舞,他堅持干綠化干了大半輩子。

    更是因為如此,李俊后來獲得了“白二爺沙壩造林治沙試驗研究一等獎”證書、“呼和浩特市特等勞動勞動模范”勛章等榮譽。這些沉甸甸的榮譽光背后,離不開他曾經夜以繼日的付出。

    “2000年,我離開了治沙隊,在治沙隊,我整整待了十八年零兩個月。那些日子,我永遠忘不了,也將是我這一生最寶貴的財富。現在,我雖然退休了,但是依然從事的是老本行綠化事業,我覺得,綠化事業沒有終點,只要有機會,我還會參與到綠化工作中去。”李俊說,20年前,自己把侄女也帶到了治沙站,她也從事著和自己以前一樣的工作。他希望,侄女能和自己一樣,干出一片天地來。

    而回首這些年,他說用自己那首歌概括最恰當不過——“我們是專業隊的年輕人,不怕沙打,不懼日曬,為人民求幸福奉獻青春……”

(呼和浩特晚報記者 郝飛 蔣建波)

QQ截圖20190415080034

   婦女能頂半邊天,這句流傳了半個多世紀的經典口號,到現在依然沒有“落伍”,依然有著十分強烈的現實意義。“不經歷風雨,怎能見彩虹”,這不僅僅是一句普通的歌詞,更是一句富有浪漫哲理的箴言。而經歷了“風雨彩虹”后的“鏗鏘玫瑰”,更是用一種大無畏的動力和勇氣將種精神升華。這樣的“鏗鏘玫瑰”稱號,毫無懸念屬于當年在白二爺沙壩治沙植樹隊伍中的那支由60多名女子組成的治沙分隊。

    20歲左右的大閨女正是爹親娘疼,人生中最為美麗動人的年華,也是需要擦油抹粉精心打扮自己的時候,更是愛意朦朧,憧憬美好人生的時候。即便是在農村里,女孩子們也很少有下地干重活的,更不要說在人跡罕至的沙漠里和男人們一樣摸爬滾打,一樣經受風吹雨淋,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一樣披星戴月,整日灰頭土臉機械地植樹造林了。然而,當年的白二爺沙壩女子治沙植樹分隊的隊員們,卻放棄了在家里享清福,而是義無反顧地投入了改變家鄉面貌的艱苦勞動中。幾十年過去了,昔日的大姑娘已經步入了中年。她們曾經美麗的容顏已經不再年輕,他們的身材早已不再苗條。但她們雙手上依稀可見的老繭依然在真實地記錄著她們曾經的奮斗歷程。青春和汗水換來的是一片生機盎然的綠色之舟,是一個讓所有人為之羨慕的綠色寶庫。我們無法想象,當年這些姑娘們是如何克服生理上的困難和心里上的恐懼,義無反顧地投入到了沒日沒夜的治沙種樹中?;蛐硭親約閡蒼繅訓稅?!但白二爺沙壩作證!和林大地作證!她們是沙漠里最美的女人花!人美心靈更美!

    付出總會有回報。今天當我們眺望這片綠色之海的時候,我們還是由衷地說一句:致敬!這些沙漠中的“鏗鏘玫瑰”們!

(文/冬雨

整圖

[編輯:陳麗娜]
分享至:
    0